0453-3771567
当前位置:东宁信息网  -  本地文章  -  吃喝玩乐

东宁要塞

2022/3/21 12:21:39

评论:0

浏览量:1255

东宁要塞博物馆占地15 000多平方米,由10 000多平方米的大理石广场,4 000平方米的绿地和1 100平方米馆舍组成。位于黑龙江东宁县三岔口镇南山村北2公里的勋山上。1999年5月成立筹备处,在勋山地下要塞一个300平方米的仓库内建立了“东宁要塞陈列馆”。于1999年6月18日正式向社会开放。2005年10月18日“东宁要塞历史陈列馆”在勋山要塞遗址旁落成开馆,2008年正式命名东宁要塞博物馆。隶属于东宁县文化体育局。
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中宣部、财政部、国家旅游局、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单位公布了《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侵华日军东宁要塞遗址位列其中。

       东宁要塞始建于1935年春天。为了修建要塞,日本从中国山东、河北、吉林榆树等地用欺骗手段招募劳工,还有一些是中国战俘。前前后后共有17万名劳工参加了东宁要塞的修建。中国劳工和战俘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每天都有十几个至几十个劳工死于非命,有的还被日军残酷地杀害,在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地区内就发现有大小坟包一千多个。为了“稳定”军心,日军还用火车运来了一千多名“慰安妇”,这其中有日本女人、朝鲜女人和中国女人,当年东宁五镇设有二十多个“慰安所”。在东宁的敬老院里还住有当年的“慰安妇”。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零时苏联红军在大炮、坦克、飞机的支援下分三路对东宁要塞进攻,日军以弱对强,战斗持续了7天。苏军以空中、坦克、步兵联合攻击,强行攻破日军多年苦心经营的东宁要塞。没有援军的日军不得不向吉林方向溃退,一小部分日军则留在要塞中。8月15日,日本天皇下诏书宣布投降后,由于苏军的猛烈轰炸和日军的仓皇逃窜,日军的通讯全部中断,据守在东宁要塞中的日军不知道天皇已经投降。苏军的轰炸是相当猛烈的,东宁满山都是一米见方的水泥块,许多隧道被炸塌了,但仍是无法取得完全胜利。后来苏军用飞机将日军第三军后勤参谋河野贞夫中佐从牡丹江运来,打着白旗进入东宁要塞,向日军传达了天皇的投降诏书,日军才完全放弃抵抗。901名日军于8月28日打着白旗走出要塞。但是,勋山要塞的日本守军因暗堡没被发现,没有投入战斗,所以没有被苏军发现。是当地的老百姓上山时发现了日军,立即报告了苏军,苏军立即调集飞机、大炮,天上炸,地上轰,到8月30日战斗结束。 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可以说是完全结束。所以,东宁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最后一战。

主要展览

        在勋山要塞入口处,树立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为东宁要塞题词“勿忘国耻、强我中华”纪念碑。在广场的中心树立的是“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和原国家副主席李德生题词“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战场”纪念碑,在广场左侧是“劳工殉难纪念碑”,右侧是“抗联英雄纪念碑”可供上万人在此集汇活动。

所获荣誉

       1998年6月10日,东宁县政府批准公布东宁要塞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1月10日,黑龙江省政府批准公布东宁要塞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同年公布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2004年国家旅游局批准为AA级景区。2005年批准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6年5月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东宁要塞简介

位于黑龙江东宁镇。它北起绥阳镇北阎王殿,南至甘河子,正面宽110多公里,纵深达50多公里,曾被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日伪时期,侵华日军为了防止前苏联的进攻及为随时对苏联进攻,不仅在此修筑了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而且在此屯驻了日本关东军三个师团计13万多人,并构筑了飞机场10个,永久性工事400多个,野战炮阵地45处。现已发现的地下军事要塞有勋山、朝日山、胜洪山、母鹿山、409高地、麻达山、三角山、甘河子、阎王殿、北夭山等处。开放的是勋山要塞——在那郁郁葱葱的大山深处藏着庞大的军事工事。勋山要塞是东宁要塞中的一个中型要塞,它占地5公顷,与俄罗斯仅一河之隔。进入暗堡的隧道之后,便感到像是进入了一座迷宫,一条条高1.8米,宽1.5米的隧道纵横交错,上下连通,最深处可达地表15米,隧道中建有指挥所、医疗所、无线电室、铁车库房、升降井、排水沟、蓄水沟、暖气管道、贮备仓库、弹药库、电机房、兵舍、火力发射点、防毒气的双层隔离门等设施。要塞全部由钢筋混凝土构筑。在大山腹中有“侵华日军东宁要塞陈列馆”。馆内以大量的实物和照片向人们揭示了当年日军的罪行。
“东宁日军侵华要塞”是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战场,有“东方马其诺防线”之称。1934年至1939年,日本关东军在我国东北与苏联接壤的边境地区修筑了一系列的军事要塞,其中东宁要塞是东部一线的军事重地。

兵力部署

作为战略要地,日军在这里部署了大量兵力。据《东宁县志》记载,1941年,日本关东军在东宁县驻扎有3个师团、1个独立旅、1个国境守备队,总兵力达到13万人,而当时该县人口还不到3.5万人。其他要塞的驻军最高长官多为少将,而这里仅中将就有3位,少将11位。驻东宁地区的关东军不仅数量多,而且兵种齐全,有步兵、骑兵、坦克兵、装甲兵、通讯兵、航空兵、各种炮兵、工程兵、舟桥兵、汽车兵、卫生兵等。兵力部署主要分布在三岔口、东宁等地。
三岔口紧靠苏联边境,是东宁要塞的中心地带。这里驻扎着第一国境守备队(即独立混成132旅团),还有进攻区的6支作战部队也驻扎在这里。其中,7703部队驻庙沟,是步、骑、炮兵混合部队,约2000人,部队长是大佐;777部队驻庙沟口;4906部队驻矿山村(原反修二)、高安村、三岔口,约1000余人,部队长是大佐,有坦克20余辆;5409部队驻东缸窑沟、东绥、泡子沿、佛爷沟(今胜利村),约1000人。
驻扎在东宁一带的是日本关东军第3师团,前线防卫司令部设在这里,驻马家大营,即万鹿沟。其中,谷地沟驻炮兵、工程兵约500人;麦地沟驻步兵约300人;穷棒子沟驻步兵约300人;929部队驻东宁镇,部队长是大佐,步、炮兵1000多人;葫萝卜葳驻坦克部队,拥有坦克100辆,部队长是大佐,约1000人;川胜部队驻大城子南沟上屯,骑兵约500人;胜野部队驻大城子南沟下屯,炮兵约500人。
大肚川是通往吉林的一条交通要道,也是日军边境军事要地。这里有大量的军火仓库、汽油仓库、被服厂、兵工厂、汽车和坦克修理厂、粮库等。驻扎在大肚川一带的是日本关东军第12师团,司令部设在新城子沟。在西侧的老城子沟是火车中转站,一切军需物资都要在这里中转,是日军一个庞大的后勤基地。这里兵种齐全,有步兵、骑兵、坦克兵、汽车运输兵、陆军第二医院、军马病院等。其中2638部队驻大肚川村西,是汽车运输部队;2600和2601部队驻大肚川村北,步兵约1000人;499和763部队驻大肚川村南和村东,骑兵约1000人;369部队驻石门子村南,辖拌子房高地,步兵约500人;108部队驻石门子河东,辖母鹿山高地,步兵约500人;2643部队驻老城子沟、新城子沟一带,步兵约1000人;7773部队驻草帽顶子、胯子沟、四人班、马营等地;从佛爷沟到白刀子山,驻有日军两个混合联队,约1000余人。
驻扎在绥阳、绥芬河一带的是日本关东军第8师团。师团司令部在绥阳镇,约300人。绥阳是哈绥铁路必经之地,沿铁路向东是绥芬河军事要塞,距苏联不足50公里。共有25个联(大)队分布在绥阳镇四周的大山里。师团直属龟本部队,有凤凰山电台和无线电中继所。师团下辖三个旅团,驻扎在绥芬河、绥西、二道岗子。绥芬河旅团辖步、炮兵5个联队(团)、2个大队,约12000人。绥芬河独立守备队,驻绥芬河市内,辖581.1高地,有步、炮兵约500人;299部队,驻天长山,辖719.1高地,有4门1尺多口径的大炮,约6000人;313部队驻万鹿沟岭西887.9和883.1高地,步、炮兵约1000人;868部队驻鸟青山641.7高地,步、炮兵约1000人;×××部队驻五花山647.1高地西坡,步兵500人;894部队,驻十八盘岭西,辖南天山、北天山,步、炮兵约2000人。南天山、北天山地下要塞位于东宁要塞群的北侧,属要塞的第二区主阵地。
绥西旅团,辖9个联队,1个大队,约17000人,驻二道岗子。二道岗子是通往东宁的交通要道,建有一个陆军病院,一个仓库,一个飞机场。其中:小林部队驻绥阳柞木台子,步兵3000人;青木部队驻柞木台子,炮兵约1500人;自动车部队驻柞木台子,约500人;6233部队驻柞木台子,步兵约1500人;琢田部队、岗岛部队、白银部队同驻绥阳北山,每个部队步兵1500人;凤早部队驻东大荒,工程兵约1500人;八里坪守卫仓库部队,步兵约1500人。二道岗子旅团,下辖2个联队,2个大队,约10000人。其中:2633部队驻南天山河西,陆军仓库约300人;848部队驻二道岗子岭西,炮兵约2000人;343部队,驻二道岗子岭西,骑兵约500人;152部队,驻二道岗子岭上,运输兵,有汽车50辆,约500人;装甲部队驻二道岗子岭东,有坦克30辆,约500人;220部队,驻二道岗子岭西,卫生兵,有医务人员200人,士兵100人。
1933年,日本占领东宁后,陆续在老黑山、南村、万宝湾等地设置日军守备队。1936年后,陆续增加日本驻军。西老黑山驻有121部队,步兵约500人,小煤矿附近驻炮兵、步兵约500人。黑营、山洞一带驻步兵约1000人。道河常驻守备队,分驻碱场沟(今和平)、通沟等地,约500人。老黑山距东宁县城50公里,属要塞的纵深处,有陆军医院和飞机场,是通往吉林公路和铁路的交通要道。这里山高路险,还是抗联的老根据地,抗联的秘营就在老黑山的深山里。金日成、王德林、周保中、孔宪荣等抗联将领都在这里打过游击。

仓库

大肚川镇老城子沟村是火车中转站,运来的军用物资在这里集结,发往各军事要地。在车站附近的仓库就有上百个,仅装卸火车的劳工就有6000多人。据当时日军仓库的劳工贾满顺回忆:他开始是到万鹿沟的军用仓库,后调到大肚川仓库,每天在仓库里装卸东西,主要是炮弹和武器等军用物资。2732部队管弹药库,763部队管汽油库,203部队管粮食库,山下有个大榆树的地方就是粮库。南边有机械仓库,存的都是制造枪炮等武器的原材料,每天进来的货车有100多辆,仓库里有1000多人,粮食库有近万人,整个大肚川仓库有劳工15000来人。现能够查实的日军遗留下来的永备仓库和地下仓库有:大肚川军用仓库、赵风仁沟仓库、对头山仓库、老城子沟军用仓库、万鹿沟军用仓库、八里坪仓库共142个,和光村炮弹沟军用存货场一个,其中有军火库79个。

供电供水系统

1940年,日军在神洞建发电厂一座,装有2500千瓦的发电机组2台,1944年发电,主要供兵营及铁路各站、煤矿用电。东宁地区设有6个供水站。其中:葫萝卜葳供水站供新城子沟、老城子沟兵营;泡子沿供水站供西缸窑132旅团;麻沟供水站供麻达山要塞;太阳升供水站供勋山要塞;矿山供水站供胜洪山要塞;绥阳供水站供柞木台子兵营。

兵工厂

日军还在大肚川村西建立了一座兵工厂,能制造步枪、手枪、手榴弹、炮弹,有近千名工人

野战医院

日军在东宁区域内共建有5处野战医院,即位于东宁镇南山下今橡胶厂所在地的“东宁第一陆军医院”(代号467部队);位于狼洞沟西南的东宁第二陆军医院(代号137部队);位于新城沟西,今水库附近东宁第三陆军医院(代号332部队);位于老黑山东北处的老黑山陆军医院(代号862部队);位于绥西以北绥西陆军医院。这五处医院,其中前三处陆军医院规模比较大。据日文书籍《满州第137部队志》记叙,全院共设有:内科、外科、和传染科、动物实验室、病理实验室、手术室、炊事房、兵舍、娱乐室、被服仓库、危险药品库等,有大病室13个、小病室14个。东宁区域内日军部队配备的马匹数量多,新城子沟的第12师团驻地、缸窑沟的132旅团司令部、绥西的第八师团驻地、东宁镇西大营929部队等都驻有骑兵部队。全县共有病马院4处:绥西病马院、东宁病马院、老黑山病马院、丰顺病马院(马魂碑附近)。此处病马院位于丰顺村以东马魂碑以北处,占地20000平方米,有4栋砖瓦结构房屋。

基础设施

日军在中苏边境共新增军用国防公路7000公里,改建8000公里,由国境第一线的军用公路、国境地带第二线的特殊道路和第三线的移民道路构成。还建有军用机场420多处,各种大型军用仓库500多个,足见其规模之大。随着驻军数量日渐增多,日军加紧对铁路运输建设,首先在1934年修筑了绥芬河至三岔口的轻便铁路,全长93公里,轨距0.762米,由28吨型机车牵引,可带四五节车皮。这条绥东线所经之地尽为人迹罕见的密林和层叠的山丘,在通过太平岭时不得不采取三个较大的“之”字形线路设计。它的开辟,解决了急需要向东宁地区运送大量的建筑材料,部队的调配,军需的供应等问题。1939年修筑的绥阳河西至东宁的绥宁铁路,全长91.1公里,设车站6个,信号场10个,轨距1.435米,年货运量约3万吨。由于该线通车,日本经营的“满洲铁路”营业里程突破1万公里。当时该线列车通过要塞地带时,必须将“百叶窗”放下来,不许乘客向外面观看,因为城子沟一带周围全是军事据点。从城子沟到东宁之间9.1公里之间的山丘上也有混凝土碉堡布置。1937-1940年修筑的汪清新兴至东宁的兴宁铁路,全长216.1公里。该路沿线当时是原始森林区,藤蔓缠绕,古木参天。铁路开通后,日军即开始砍伐木材。据伪满资料统计,1940年4月,汪老线(汪清至老黑山)各站发送木材8466立方米。经过几年掠夺性采伐,森林资源遭到严重破坏,到1945年日军投降,铁路沿线森林已被砍伐殆尽,80%的木材被运往日本。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军方开始研究如何防御德国和意大利入侵。从1929年至1935年,由法国国防部长马其诺主持,在法德和法意边境建造了一系列防御工事,这就是举世闻名的“马其诺防线”。马其诺防线全长700公里,全线共部署344门火炮,建有152个炮塔和1533个碉堡,所建地下坑道全长达100公里,道路和铁路总长450公里。该防线土方工程量达1200万立方米,耗混凝土约150万立方米,耗钢铁量达15万吨,工程总造价近50亿法郎(1940年数),相当于当时全法国一年的财政预算。1940年5月,德军攀越阿登山区,经比利时绕过马其诺防线,很快占领了法国全境。该防御工程遂成为军事史上的笑柄。日军在东北进行的国境筑垒工程,规模远甚于法国马其诺防线,

战防系统

关东军占领东北后,野心并未满足,因为有更多的青年军官,希望效仿“九一八事变”,通过战争建功立业。这种自下而上的狂热,让日本战争机器继续疯狂运转。军队内部甚至争论起更为野心勃勃的侵略计划:北进——进攻苏联;南下——进攻南洋诸国;还有野心更大的是北进南下并举,最终与美国决战。为了对北线苏联军队做好战争准备,日本关东军在中苏边境划设了4个作战区域,并于1934年至1945年分3期在南起吉林珲春、北至内蒙古海拉尔约4800公里中苏边境的战略要地,面对苏联方向,依山就势秘密修筑了17处大型军事要塞群,分别是:珲春要塞、东宁要塞、鹿鸣台要塞、绥芬河要塞、观月台要塞、半截河要塞、庙岭要塞、虎头要塞、富锦要塞、凤翔要塞、霍尔莫津要塞、瑷珲要塞、黑河要塞、法别拉要塞、海拉尔要塞、乌诺尔要塞、阿尔山要塞。这些要塞群长度相加约1000公里,共有8万多个永备工事,分别为“特”、“甲”、“乙”、“丙”、“丁”5种类型。特级工事要求顶盖厚度和前面主墙的厚度要超过3米,能抵御300毫米口径、1吨重的炸弹直接轰击。东宁、虎头、海拉尔、瑷珲各阵地构为“特”种国境阵地。这4个阵地同时拥有可容纳守备兵力全员1/3的地下设施和连接重要设施的地下坑道。其他大部分阵地为“乙”种构筑强度的国境阵地。其标准的水泥厚度为1.5米,可抵御200毫米口径的炮弹和250公斤炸弹的轰击。阵地外围设施主要设置铁丝网和坦克障碍壕。铁丝网(或鹿砦)高1.2米、宽幅6至8米。坦克障碍壕通常深3米、宽5米,壕壁与沟底呈直角。
在这些要塞群中规模最大的就是东宁要塞群。东宁要塞位于牡丹江市东宁县三岔口镇南9公里处,紧邻中苏边境,是伪满国境内17处要塞群中,唯.一以进攻为目的而修筑的大型永久性阵地群,是掩护日军主攻部队发起侵苏战争最前沿的火力支撑点和梯次进攻的策源地。被关东军认定为“国境一级阵地”。
1933年1月10日,日本关东军在石田荣雄少佐的带领下,占领了东宁县。1933年10月1日,日本参谋本部作战参谋长铃木率道视察苏“满”国境,决定沿国境修筑军事要塞,整个计划由关东军作战主任远藤三郎主持进行。1934年5月12日,日本关东军第三任司令官菱刈隆大将发布了“关作命第589号”《关东军关于在国境地带东宁、绥芬河、平阳镇、海拉尔附近修筑阵地》的命令。国境阵地的修筑大致可分为三期。第一期在东宁绥芬河、半截河、虎头、霍尔莫津、瑷珲、黑河、海拉尔等地进行,自1934年6月到1938年春基本完成。关东军还从东宁起,沿乌苏里江、黑龙江直到内蒙海拉尔的各国境阵地,依次编为第1至8的序号,组建国境守备队。第二期工程,在吉林珲春五家子、绥芬河的观月台、半截河以东的密山庙岭、黑河上游的法别拉等地修筑工事。大致于1939年完工,依次编为第9至第13国境守备队的番号。1939年诺门罕战役爆发,日军又在罕达嘎亚附近及牙克石修筑了防御工事。第三期工程是l940年后,在三江地区、松花江右岸的富锦、乌尔古力山附近以及小兴安岭东侧的凤翔等地构筑野战阵地,按原有序列凤翔被编为第14国境守备队。
1935年秋,日本关东军第四任司令官南次郎大将乘飞机亲赴东宁视察,意图将其变成进攻苏联的桥头堡。这是一项绝密工程。出于保密需要,关东军于1936年发布了“第749号作战令”,专门规定凡涉及到要塞的任何事情都必须采取极其严格的保密措施。例如将中国居民与要塞群隔离,列车通过时必须拉上窗帘,定期航班的飞机接近要塞上空时,乘客必须拉上窗帘,且必须低空飞行,以便观察哨可以用望远镜观察。这些严格的措施,都是为了防止苏联间谍获取要塞情报。
东宁要塞群南起东宁县大肚川镇的甘河子沟,北至绥阳镇的阎王殿,东起三岔口镇麻达山,西至老黑山镇和光村,正面宽110公里,纵深50多公里,主要工事分布在距边境3—5公里范围内。整个要塞群由11个山峰组成,分为作战区、保障区和后勤支援体系三大部分,主要由胜洪山要塞、勋山要塞和麻达山三个前沿永备要塞,及老城子沟综合运输仓库、地下永备弹药库、兵工厂、野战工事等构成。共筑有永备火力点402处、土木质火力点511处,指挥观察所111处,掩蔽部100处,钢帽堡4处,火炮发射阵地79处,野战机场10处,反坦克壕455公里,兵工厂1座,300平方米以上永备地下弹药库84个,油库1座,物资库50座,给水站10余处,军医院4座和800余公里的军用道路。
重点地下军事要塞有10多处,包括胜洪山要塞、勋山要塞、麻达山要塞、三角山要塞、409高地、朝日山要塞、出丸山要塞、北天山要塞等。每处地下要塞的设施都比较齐全,有升降井,各种兵室、集结室、防毒室、炮室、指挥所、通气孔、灶事间、仓库、包扎所等,多处房间和甬道均用水泥被覆。各要塞之间有专用的通道连接,使各个军事堡垒连为一体。
勋山要塞是唯.一对外开放供游客参观的地下要塞,依山势呈东北——西南走向,北坡平缓,东南坡陡峭,占地面积6.8万平方米,结构为三纵三横,长度约2公里,均为钢筋水泥结构。在面向前苏联边境一带的山坡面,设有4个洞口较为隐蔽的炮位。北坡有3个洞口与上面的碉堡贯通。地面西侧有3条160米长的并列战壕,与西北侧的长276米、宽6米、深3米的防坦克壕相互连通。西南角道北有1条5米宽的简易军用道路,通往山下的南山村和太阳升村。军用路沿南侧山崖边缘通往山下,修筑了与之平行的236米长的战壕1条。公路往东北延伸是当年修筑的一处狼狗圈,宽5米、长38米、高4米左右。地下甬道、房间保存基本完好无损,1998年末已清理出通道1163延长米,大小房间21处,共446平方米,有指挥所、兵室、发电室、弹药库、水池、炊事房、泵房等,分上、中、下3层,四通八达,并安装了照明设备。1999年6月18日,东宁要塞管理委员会在其中一个较大的房间内建立了“侵华日军东宁要塞陈列馆”,在此展出日军遗留下来的罪证遗物400余件、照片216幅、资料22份。
洪山要塞位于勋山要塞东侧与其隔沟相望,分东西两部分,占地面积约7.7万平方米。通往东胜洪山有一条5米宽的简易军用道路。东侧有6处碉堡遗址,北侧有3处碉堡遗址,南侧有一条南北向战壕。战壕以东20米处有一条长16米、宽8米的地面工事。战壕的北侧8米以外有一处20米长、8米宽的地面工事。工事以北6米有2处碉堡遗址。了望塔西180米处有一口15米深的竖井,竖井西80米以外有长40米、宽12米的棚盖式地下弹药库,其中弹药库与棚盖式通道相连通,一直延伸到西胜洪山阵地。西胜洪山现能进入的地下甬道只有40米,有一间长12米、宽4米的大房间,其它部位全部塌陷,无法观察实际情况。地面现存的碉堡遗址、炮台遗址多处,战壕绕山头一圈,约200米。东胜洪山要塞地下甬道房间有战地指挥所、监视所、包带所、发电室、航空无线电室、炊事房等。该要塞破坏十分严重,多数地段被炸毁,只有两个洞口能进入洞内。东西胜洪山没有堵塞的洞口甬道长1946延长米,房间总面积1007平方米。据资料显示,此要塞为东宁地区最大的一个。
朝日山要塞位于胜洪山的东北侧,占地面积约1.08万平方米。现只有一处竖井能进入要塞内100米,甬道顶部全部为钢筋水泥结构,但均已破坏。紧挨竖井地面以东有一条15米长、5米宽的地面工事,工事往北至东南有一条2米宽的战壕。竖井以西35米处有一处12米长、12米宽的地面工事。工事东南角13米处有一个10米直径的大碉堡。碉堡往西延伸一直到胜洪山有一条300米长的防坦克壕。碉堡东部2米有一个7米长、3米宽的小型地面工事和碉堡,全部被炸毁,只有残址可见。
麻达山要塞位于绥芬河左岸庙沟村以北处,占地面积约67.5万平方米。当地老百姓因此洞结构复杂,进入容易使人迷失方向,称之为“八卦洞”。其地面工事依山脉走向设计。要塞的所有洞口全部被炸毁堵死,只能从一个排风孔的竖井进入。竖井深16米,直径1.5米。竖井以南110米处有堵塞的洞口。竖井西侧140米有碉堡址一处,碉堡址以西是两处堵塞的洞口。竖井西北角340米处有重炮阵地一处。重炮阵地以北有3处碉堡,竖井东侧340米处有2处重炮阵地,重炮阵地东北220米有碉堡址2处。整个山脉的南部、西部有纵横交错的战壕、防坦克壕、棚盖隐蔽部等多处。永备水泥工事多数被炸毁,只有残址可见。该要塞地下甬道能进入的有3个水泥被覆的房间,20平方米的炊事房,三个炉灶,大房间有70平方米左右都是水泥被覆的。在主巷道墙设有安装暖气片用的凹槽。巷道全部用水泥被覆。主巷道南端已被堵死,究竟有多长,尚不知。据“东宁文史资料”记载:“该工事依山脉走向设计,长约10余里。1945年8月,日本关东军投降前,曾将几千名劳工骗入洞内,然后用砂石将洞一段段堵死。从此这些劳工就永久被埋葬在里面。”在下山沟口处,有一花岗岩石“忠节碑”,落款为“第三师团东宁支部”,还有一处自来水泵房遗址。
三角山要塞位于麻达山要塞西部的一座高山上,占地面积42万平方米,是边境沿线第一制高点。从三角山的中部至山顶峰,布满了各种工事,1-2米厚的水泥块随处可见,交通壕、防坦克壕在山腹上纵横交错。整个要塞工事从山的中部至顶峰约有一平方公里范围。工事全部是钢筋水泥结构,厚度达2-3米,可以抵御300mm以上大口径炮弹和一吨重的炸弹轰击。山下有一条盘山道直达山顶,非常陡峭,吉普车需间歇向上行进。山的西北部100米处有一口水井至.今还有水。在山的南坡中部有一个未挖完的山洞,宽约3米,高2.5米,深度有50米。三角山要塞现找到3个洞口,在山顶峰有一个洞口,洞口东侧100米处,有5个碉堡、1个重炮阵地,洞口以西190米处还有一个碉堡遗址、1个重炮阵地。交通壕、防坦克壕还清晰可见,其它工事全部被炸毁。
409高地位于庙沟东山,山上有一个洞口已被利用,山上的碉堡、炮台有四五十处均被炸毁,至于有多大还有待于进一步勘查。在东宁要塞除了上述大的要塞外还有:北天山、南天山、大石砬子、鸟青山等要塞群。

控诉

东宁要塞工程,根据规模、强度、类型、设施,可分为保密工程、重点工程、一般工程和附属工程。而每项工程多为重体力劳动。通过调查考证,修筑东宁要塞及其附属设施等军用工事,被日军强征的劳工有17万人,分为西松组、松浦组、田中组、王景荣组、飞岛组、大岭组、义和祥组等。其中被日寇直接残害死亡的劳工多达51000多人。日军占领东北后,开始大规模殖民建设。然而东北地区地广人稀,劳动力缺乏。华北成了伪满掠夺劳动力重要基地。掠夺手段主要为招工诱骗、强征和抓捕。当时有大量劳工被高额薪酬诱骗至东北。甚至无辜人员在街道上行走时就被军警抓走,运至伪满做劳工,家人根本不知其生死去向。伪满本地居民和学生,也要定期参加劳役。1937年侵华战争爆发后,大量中国战俘成为劳工来源,由日本军队直接管理,被称为“特种工人”,主要用于从事边境军事工程或各大厂矿企业的重体力劳动,虐死无数 [3] 
劳工血泪
据资料记载:1933年3-5月,关东军从东北各地招(骗)来劳工13000人,大部分从事道路施工(其中400人从事宝成发电厂扩建,700人修建供水站,2000人在砖瓦厂干活)。5月10 日“满洲国”交通部下令对三岔口——绥芬河道路由3米扩宽至7米,为尽快在边境构筑工事,加快军用道路修建。9月17日成立“满洲国”三岔口国道局,9月29日-10月17日,又招来劳工23000人。1934年6月,日军开始修筑东宁要塞第一期第一阶段的修筑任务。同月3日,细谷刚三郎少佐将刚刚完工的三岔口至穆棱、汪清两条铁路的21000多劳工调往边境修筑要塞工程,其中12000人调往郭亮船口以北的庙沟、咯谷六、三角山、一贯山等地,约9000人调往三岔口南面的胜洪山、高丽营(高安村)狼洞沟等地。当日收到侦察班长山田荣三中佐电报中得知,丹东征发4230劳工6日到达“386”(孖褡祃)施工点。另舒兰县征发约8700人,8至9日到达第2地区队(狼洞沟和小乌蛇沟)施工点。 1935年10月,三岔口“国道局”按伪满国务院指令,在北河沿渡口修建公路大桥,动用劳工650人,于1937年11月完工。
要塞劳工的生活极其艰苦。吕良玉老人是山东莱阳人,22岁时被日本的“大岭组”招工到绥阳,同去的有200多人。他们先在老菜营挖山洞,据老人回忆,他们干活同煤矿一样,两人一组,一个把钎子,一个打锤,在石头上打炮眼,装炸药。工人每天两班倒,吃饭都在洞里吃,一干就12小时。有一次一个工人太累了,一锤下去打漏了,差点把钎子打在人的头上。梁德云老人回忆,他们当时干活没有工具,用的是日军的军用小铁锹。铁锹没开刃,不尖、不滑、把又短,挖战壕根本挖不动,就得挨打。挖到三至五米以后,就有了大铁锹,挖出来的土还得自己背出来。每天早上天一亮就得起来干活,一直干到天黑,一天要干十三四个小时的活。贾满顺老人回忆,他们来到罗圈后,就自己动手在野外一个水沟旁扎了席棚子,一个席棚子住100多人,大铺上面就铺了一层草帘子。每天吃的是苞米面掺橡子面的窝头,又苦又涩,咸盐水泡黄豆就是菜,从来也不发衣服。有的人从家里穿来的衣服穿坏了,只好将水泥袋绑在身上,天冷时身上冻得青一块、紫一块。
张思问老人于1922年出生在河北省新河县寻寨镇寻寨村。1942年,年仅22岁的八路军战士张思问在河北枣强老乡家养伤时被俘。1943年,他作为“特种工人”被秘密送往东北东宁县修筑要塞。据他回忆当时一起被押往东北的共有5000多人,全部挤在一趟闷罐车里。一路上闷死、喝凉水腹泻致死、跳车摔死的难以计数,最后下车时只剩他们40多人,其他人都不知去了。然而,对于这些幸存下来的人来说,炼狱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特种劳工”在日军严密看管下修筑工事,生活条件十分恶劣。他们住在乌蛇沟的泥墙草房里,吃的是高粱米和棒子面。每天有13个日本士兵持枪看押他们到河沟里挖沙子,运到山上拌水泥、修炮台碉堡。一有懈怠就会遭到日军毒打,相互之间不许说话。1943年9月11日,张思问同其他42名战俘劳工发动暴动,杀死日本卫兵出逃,共有31人逃到苏联境内,其中2人失踪,其他有2人牺牲,10人被日军抓回杀害。这次暴动是东宁发生的8次劳工集体逃亡中最成功的一次。
到目.前为止“特种工人”能死里逃生者寥寥无几,因为他们修筑的都是绝密军事工程。在工程将要结束时,被关东军秘密屠杀,这就是劳工最终的“回报”。日军屠杀劳工的手段极其卑劣残忍,注射毒药、暗下枪杀、诱骗活埋,甚至用细菌实验致死。1943年虎头要塞猛虎山工事完工后,日军以召开“庆功会”为名,将几千名中国战俘和劳工集中在猛虎山西麓的猛虎谷中,乘中国战俘和劳工埋头吃饭之际,用重机枪扫射,刹那间血流成河。(资料来自日军老兵冈崎哲夫所著《日苏虎头决战秘录》)可怜的中国劳工,还指望着喝上一顿酒后回家和亲人团聚,没想到,就这样集体葬身要塞之中。
慰安妇
侵华日军在要塞周围配备了医院、浴室等后勤设施的同时,还为自己建造了发泄兽欲的场所——“慰安所”。在世界近代军事史上,大规模招募和使用性奴隶——“慰安妇”,仅日军一家,就是在法西斯军队中日军也是独此一家。据统计,在东宁要塞群曾建有59个慰安所,慰安妇达2000多人。东宁要塞考察委员会专家韩茂才,经过近两年的考察,在东宁要塞群内已经发现39处慰安所遗址。这些遗址和发现的大量资料都是日军强迫妇女做“慰安妇”的铁证。
郭庆仕老人当年从山东济南被抓到鸡西煤矿做劳工,因忍受不堪饥饿和死亡的惨状,逃到了宁东。在这里又第二次给日本人当劳工,修过飞机场,修过铁路和大桥。在石门子给日军修公路时,经人“介绍”,去给一家日本慰安所做饭。他说当年石门子有3个部队2000多驻军,分为东西大营。在大营西边有4个慰安所,其中两个是日本妇女慰安所,叫“一松”和“抠涛布屐”主要为日本军官服务;两个是朝鲜妇女慰安所,叫“爱筒所”和“苏苏浪”,主要为日本士兵服务。这些女人都是从朝鲜和日本来的,年龄最小的十六七岁,最大的二十四五岁,平均一个慰安所有二十多名女人。
李凤云老人,1922年生于朝鲜平壤,原名李寿段,读书时日本人迫其改姓叫“松春寿段”,19岁时因母亲无钱治病,瞒着母亲以480元的价格将自己卖给日本人,来到日本人在哈尔滨开的“旅馆”(实为慰安所),同行共有5人。一年半后她收到家里捎来母亲病危的消息,遂逃回家里。母亲病逝后,其父娶了继室。因不堪后母凌辱,李凤云又从家里逃了出来,1943年末来到了东宁县大肚川镇石门子村,被迫进入一家叫“石泽郎所”的慰安所,时年21岁。直至1945年8月苏联红军打至东宁县时,她和40多个朝鲜姐妹逃进了太平川,在那里住了40多天,后来其中十余人搬到大肚川居住。她和一个叫李跃星的农民结了婚,终身未育。老人一直对家人隐瞒着那段屈辱的身世,直到前些年,李凤云的老伴才知道她当过“慰安妇”的经历,因不堪屈辱投河自尽。老伴死后,老人被政府送进了敬老院。曾有日本人来向她道歉,老人说:“日本人犯下的罪行,单单道歉是没有用的,到死我也不能原谅他们。”
金淑云老人原籍朝鲜平壤,家里有兄妹6人。7岁那年,其父被地主活活打死,15岁那年,家里迫于生计,将她卖给了新义州一个财主家;一年半后,赎身回家。在家里呆了10天后,因家里太穷,又以100元钱将其卖到了奉天(沈阳),在一个饭店里当服务员。两年后赎身回到平壤,因家里欠钱,又被迫到地主家抵债,地主将其卖到一家酒家做服务员。5个月后又被酒家老板卖给了另一户人家。一年多后,她被招工的人以300元的价格,卖到了黑龙江东宁日本人开的慰安所。就这样在19岁之前,她像货物一样,被转卖了5次,最终在慰安所里饱受凌辱。日均接待10人以上才能吃点高粱米饭。如果逃跑被抓回来,就往鼻孔里灌辣椒水,醒过来还得接客。她曾亲眼看着3名姐妹被折磨致死。25岁时她嫁给了大肚川一个姓郭的人,过了13年没生孩子就分手了。38岁嫁给了老伴,生有一个女儿,还抱养了一个儿子。这段经历使她痛苦一生。像李凤云、金淑云这样的慰安妇幸存者均已年届八旬,而日本政府至.今仍未给她们一个公道。
墓地
东宁县大肚川镇老城子沟村东北1.5公里处的山岗上,静静留存着一块占地2万平方米的“劳工墓地”。据知情者介绍:在老城子沟村的劳工分为几伙,有的修铁路,有的盖房子,有的修工事,还有车站仓库的搬运工人。仅修铁路的劳工就有2万多人,主要是河北、山东口音。在铁路沿线两旁随处都可以看到惨死的劳工尸体。他们都是饿死、病死、冻死、累死或被打死的。夏天死的人直接被拉走,冬天死的人被堆成垛,开春地化冻后再一起拉走埋掉。据老城子沟村民王希珍回忆:“那时我们村这有火车站,山根处建有一排排的大仓库。一年四季有三四千名劳工在这里修建仓库、装卸火车、在仓库里搬东西、倒货。这些劳工从哪儿来的都有,住在村东头一大片阴暗潮湿的工棚子里。刚开始时他们吃玉米面窝窝头、高粱饭,后来困难时就吃橡子面,橡子面非常苦涩,干脆不是人吃的东西,劳工们吃不饱天天挨饿。记得有两个劳工饿得受不了了就偷吃仓库里的饼干,被发现后,日本人和把头就把他们俩活活打死啦。起初劳工有病时还给简单治一治,病重的还往回遣送,后来劳工连累带饿病的多了,不但不给治病也不给往回送,死了就扔到‘劳工坟’里。
曾经参与《东宁县志》编写工作的宋宪章老人回忆说,解放初期他带领学生到过老城子沟的“劳工坟”,坟包上插着小木牌,木牌上写着死者的姓名和籍贯,这些死者大都是河北、山东等地的人。当地村民死后从来不往“劳工坟”葬,因为那里都是惨死劳工的冤躯孤魂,把自己的亲人埋葬那里觉得不吉利。“劳工坟”坟区呈南北走向,有近千个坟包,埋葬劳工至少千人以上。坟间距1米左右,排列有序。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淋,有些坟包渐渐被削平,轮廓模糊。东宁县文物管理所会同有关部门对整个坟区的规模、坟冢的分布状况等进行了详细勘测,绘制了“劳工坟”平面分布图,划定了保护范围。这是黑龙江省内目.前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处集中埋葬劳工的场所。1999年1月,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将其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立碑说明。
1994年至.今,有关部门共对其中23座劳工坟墓进行了清理发掘,通过三次发掘可以看出,多数墓葬中没有任何遗物和棺木,墓葬的封土非常浅,对死者埋葬的非常简单、潦草,出土的遗骸姿势各异,有仰直、仰曲、卧直、侧曲,甚至有的死者头在坑下,脚在坑上,另有4具遗骸双下肢被齐刷截断。3次发掘的随葬品也只有几枚白色衣扣、1枚顶针、1个皮带卡、1个烟袋嘴、3枚伪满洲壹角硬币。东宁“劳工墓地”是日本侵略者奴役残害中国劳工的缩影。而这里埋葬的只是修筑老城子沟一带外围军用设施和为日军提供后方军需的劳工,那些在深山密林中修筑秘密军事工事,后被血腥屠杀的大批劳工葬身何处。至 .今仍是一个迷。
上一篇:东宁口岸    下一篇:东宁十大旅游景点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此条信息!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0453-3771567
  • Q Q: 374019999
  • 微信: hx3771567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东宁信息网”版权所有  |  ICP证:黑ICP备15001630号-1号  |  技术支持:弘兴科技分类信息系统(V2022.2)  |  黑公网安备23102402000008号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